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開局卡Bug,偷聽鬼怪心聲 愛下-成績優異,課外作業閲讀

開局卡Bug,偷聽鬼怪心聲
小說推薦開局卡Bug,偷聽鬼怪心聲开局卡Bug,偷听鬼怪心声
“鬼力?”
“这个人类拥有鬼力!”
本身就忌惮这人的教师身份,身上居然还有鬼力,那还打个毛线~
控制住他,学校不见得给自己记功,控制不住,小命就完了。
工作可以再找,小命可就一条,学校每个月给的那点鬼币,可不是让自己来卖命的……
几个保安鬼很明智地躲到了一边。
就在周围玩家想要看看这个狂徒怎么收场的时候,狂徒脸上狞笑消失,露出惊讶之色。
楞了十来秒,惊喜地从混着黑血的汤汁中抽出了手,在打饭鬼的工作服上抹了抹,把手擦干净,朝角落里一个自动贩卖机走去。
科技大佬来修仙
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了一张百元鬼币,来回翻看了两遍投进了贩卖机……
狩猎爱情
“果然是个老玩家。”人群中有人出声。
新手只有在第一天结束,会根据表现获得薪资奖励,除此之外,还可以通过某些任务获得鬼币。
夜晨曦兒 小說
根据狂徒蛮横的表现,人们自然把他归为老玩家一列了。
狂徒从自动贩卖机里端出一盆热腾腾的火锅鸡,乐呵呵到旁边吃了起来。
众玩家见没热闹看了,纷纷坐回位置,忍着恶心,吃起自己的饭菜。
宋藏身上还有几千鬼币,自然不会去吃那些,也来到了贩卖机前,开始选购。
看到火锅鸡的价格为100鬼币时,不由感叹那哥们确实有钱,如果每顿饭都这么消费,一个副本下来至少也得上千鬼币的花销。
这还真是像来度假的。
花费30鬼币,买了三个驴肉火烧拿回办公室。
宋藏可没时间闲下来享受,必须要利用休息时间,把几十份试卷批改出来,下午课上还要用。
异说中圣杯战争异闻
“哎,老师绝对是最伟大的职业之一。”
通过这么一件小事,宋藏就体会到了老师的辛苦之处,不光要盯着全班的成绩,还得把不同性格的学生全都照顾到,当个尽职尽责的好老师真是太不容易!
又想到那个狂徒教学手段,哎,头大……
千古妖皇 御蒼
“话说这两个学生的成绩这么优秀?”刚批改两份试卷,宋藏有点意外。
对这两个学生鬼有点印象,一个坐在第一排,另一个坐在倒数第二排,不存在抄袭的情况,可两个试卷都是满分。
巧合吗?
等他继续往下判,越判越心惊,连手上的驴肉火烧都不香了……
十五分钟后。
四十五份试卷全部判完。
宋藏计划要工作一个半小时,结果十五分钟就结束战斗了,只因这摞试卷成绩,全部满分。
简直难以置信!
四十五份答案,解题思路各不相同,最终答案完全一致,完全不存在抄袭的情况。
广播喇叭又播放起“兰花草”音乐。
午休时间。
宋藏伸了个懒腰,本想为学生们加个班,结果这些小鬼这么让自己省心。
“那就回宿舍睡两个小时吧~”
门突然被推开,楼道里的读书声传进办公室。
研究森田疗法的鬼老师走进来,木然看了宋藏一眼,在办公抽屉取出一根细钢筋,又快步离开了。
宋藏好奇,午休时间怎么还有读书声?
跟着走了出去。
临近(四)班教室附近,就听到了嘈杂起伏、朗读英语的声音。
朝屋里看去,狂徒不在,所有学生鬼站的挺直,拿着一张牛皮纸贴在面前,旁若无物地嘶吼背诵着。
宋藏连忙关上了教室门,这种程度,完全成了噪音,远处的宿舍楼肯定都听的真真的。
但,关上(四)班的门,其他班级也传来嘶吼读书声,接着整栋教学楼都“沸腾”了起来!
上下楼层一同传出沸沸扬扬的喊声,就连楼道深处,那三个班级也是如此。
“这么好的学习氛围?”
宋藏纳闷,鬼不需要休息?
身为(一)班班主任,自然得回班级看看。
经过(三)班门口,上午扮演老师的人类玩家已经不在,换成了刚才那个取钢筋的鬼老师。
此时它正用手上钢筋抽打着一个学生鬼手心,尽管已经皮开肉绽,却没有停下的意思,而台下的学生鬼们同样手举牛皮纸,歇斯底里地吼着。
(二)班也一样,另一个鬼老师轮流鞭打几个学生鬼,钢筋被手心血染的黑亮,挥动间还能甩出一条血线,印在纯白色墙壁上。
走进自己的班级,四十五名学生鬼举着牛皮纸,状态更加疯狂!
每个学生鬼脸憋的暗红,那激动咆哮的状态,让宋藏担心它们会随时“嘎”过去……
“你们怎么回事!”宋藏扯过前排一名女生手上的牛皮纸,朝她大喊问道。
那个女生一脸惊悚!
惊慌到快要哭出来,女生一把夺回牛皮纸,举到面前,用接近嘶哑的声音继续背诵起单词。
宋藏一头雾水,搞不懂这些学生怎么突然着了魔,就连他们的心声,都在歇斯底里背诵着单词短语。
有问题还得找班干部。
来到小胖鬼身边,后者用旁光瞄了宋藏一眼,背诵地更加卖力。
周围太吵,懒得和它嚷,薅住衣领,不顾小胖鬼的哭求,把它提到了门外。
“说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怎么一副着了魔的样子?”
抢过小胖的牛皮纸,很普通,上面粘了不少口水,有些腥。
“影老师,咱下午再细说行不?英语老师快来了,再不完成就死定了!”小胖急道。
惨白额头上渗出了类似汗水的腥臭液体,看来是真急了。
“那你更得快点说说了,不然英语老师就真来了。”宋藏不急不躁,拿捏的很到位。
一上午的时间,这些学生鬼表现出的状态,就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
想要获得它们的好感,根本无从下手。
而现在,宋藏知道,机会来了。
这些学生鬼总归是十来岁的孩子,不可能完美隐藏心里的情绪,现在如此反常,那指定是有原因的。
只要有惧怕的东西,那就是突破点。
自己要做的,就是帮他们解决掉恐惧源头,获得好感。
“诶呀!影老师你真是要害死我!”
“每天中午,我们都要从头到尾,反复背诵英语课本,并且要用口水把牛皮纸喷湿,不允许有一块干燥地方!”
小胖尽量用最精练的话,给宋藏解释它们的行为。
“哦……假如英语老师来了,没完成怎么办?”
“背诵卡壳,领50龙鞭。”
“纸没湿透,领100龙鞭。”
“影老师,影大爷!行了嘛?再有十分钟,英语老师可就来了!”小胖急的都快哭了。
“不急,不急~”
“我说过,有难题找鬼影老师,老师是你们的朋友嘛~”
宋藏朝小胖意味深长地笑笑。
那感觉,就像一个渔夫,抛下了他的饵,静等鱼儿上钩。
“有难题找鬼影老师……”
小胖嘟囔着,惊疑看向宋藏。
“老师有办法让你们轻松完成任务,要不要听呀?”
“真的?”
小胖张着大嘴,满脸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