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天元滅魔傳 九霄絕響-第七十四章 太上閣主讀書

天元滅魔傳
小說推薦天元滅魔傳天元灭魔传
高空之上,血灵彤萱遭到雷任腾和孙长老夹攻,她身上已有多处被雷电击中烧焦的痕迹,此外后背上的那道伤口还在不断地流血,处境可谓十分不利。
在召出烈焰魔兽后,血灵彤萱原以为不利的局势能够扭转过来,虽然这头魔兽只是普通的狂煞魔兽,但对付三城高手却是绰绰有余了。
岂料水灵盈月已然今非昔比,她先击杀了四个火焰魔人与雪梦馨等魔教弟子,又和水霖雨联手将烈焰魔兽打得形神俱灭,这完全出乎血灵彤萱的意料。
突然,血灵彤萱心头气血翻涌不止,一口鲜血随即喷了出来,她心中直呼大事不好。
果不其然,当血灵彤萱分出部分灵识窥探四周时,千水凝冰剑恰好击碎了幻影分身,她眼睁睁地看着幽惑被钱长老挥出的锐金碎裂斩拦腰劈成两段。
望着那一大片血雾散去,血灵彤萱怔了好一会儿,期间又遭到数十个雷电球的轰击,但她却浑然不知,整个人宛如雕像一样立在半空中。
察觉到血灵彤萱异常举动后,孙长老眼中精光闪烁,手中长枪顿时银光暴涨,朝她左侧胸骨中下段刺去。
“可恶!我要你们都去陪葬!”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忽地响彻天际,只见血灵彤萱身体四周浮现出无数血红色的烈焰,并迅速汇聚在头顶上空,照得方圆数百丈范围里一片赤橙。
“炎龙焚天决!”厉吼声中,血灵彤萱眼中闪过一道邪异而妖艳的光芒,而她头顶上方那一大片烈焰在飞速旋转中,生成了一条周身燃烧着熊熊烈焰的烈火神龙,朝雷任腾等人飞速扑了过去。
远处,三城高手望着那条卷着烈焰风暴扑过来的火龙,一时间惊骇至极,他们心里显然都明白,即便是众人一起联手,只怕也不是对方的一合之敌。
就在众人惊惶之际,空中顿时乌云密布,滚滚惊雷从天而降,大片紫蓝色的光粒仿佛鲸鱼吸水一般,迅速汇聚在雷任腾手中,而四周无数宛如丝绸一样的电弧,则电光石火般的速度交织汇聚在一起,生成了一张巨大的电网。
半空中,雷任腾面如严霜,神色凝重至极,只见他双手快速翻转中,那张雷电光网随之改变着形态,最终宛如深空巨兽一样张开了大嘴,迎向那条烈焰火龙。
炽烈的火焰,狂暴的雷光,在一瞬间相撞,彼此间发生不可共存的大爆炸,而烈焰火龙与雷电光网在接触的同时,又引发了第二次大爆炸,形成了一连窜的惊天霹雳,并迅速的向外蔓延。
在震天的巨响声中,雷光明灭不定,赤焰闪烁不息,强劲的破坏力席卷四方,冲得包括孙长老在内的三城高手,都从空中掉落下来,而爆炸所产生的光和热,使落霞湖水也不可思议地沸腾起来。
起初,雷电光网与烈焰火龙可谓势均力敌,空中紫雷煌煌,赤焰漫天,两者辉映成彩,交织为霞,十分壮观,美丽中透着一股毁灭的气息。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烈焰火龙展示强劲的实力,萦绕在它周身的血红烈焰,就宛如一大片汹涌澎湃的波浪,猛烈地冲击着紫电光网。
由于烈焰火龙不断地撕扯,紫电光网变得光华暗淡,有些部位甚至出现了断裂现象,向四周抛射出大量的电弧,而那些游离的电弧在高空形成了一大片雷云,朝地面劈下数以万记的闪电,令整个凤阳城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地面上,钱长老惊恐的望着空中的景象,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迅速来到孙长老身旁,急声道:“看情形,三护法的雷炎绞杀也挡不住那魔女发出的火龙,你还有没有办法助三护法一臂之力,否则大家就全都玩完了!”
孙长老面色阴冷,沉声道:“那火龙似有焚天之力,岂是我等可以对抗的?若想击退那个妖孽,必须找到一个与她修为相当,且有冰天之力的高手,眼下局势已然岌岌可危。唉,以我看只怕也只有她能够帮忙了……”
说话间,孙长老微微叹了口气,目光落在不远处水灵盈月的身上,脸上流露出一丝愧疚之色。
钱长老见此,目露疑惑,他顺着孙长老目光看去,一时也感到颇为难堪……
看了看空中的战况,钱长老咬着牙道:“罢了,罢了,就算丢了这张老脸,也总比丢了性命的好啊,何况万一三护法有个闪失,你我二人也都别想在圣盾宗混了!”
身影一闪,钱长老来到水灵盈月身旁,看着那张清冷的面容,犹豫了一会,沉声道:“水月阁主,那个魔女实在太厉害了,眼下三护法的处境极其不利,刚才我和孙长老商量了一下,只有找到一位和那魔女修为相当,且有封天之力的高手才可力挽狂澜,而在这凤阳城中,只怕只有水月阁的太上阁主才有这样的神通,我想……我想请你……”
听到这里,水灵盈月微微点头,迅速从怀里取出一道冰符,道:“晚辈明白两位长老的意思,我这就捏碎灵符,请来我师祖来协助三护法对付赤炎魅姬。”
伴随着一道蓝光闪过,那张冰符发出一声清脆悦耳之音,随即化为无数冰莹的光粒,消失在空气中。
“轰……”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忽地响彻天地,只见烈焰火龙经过一番激烈的对抗,终于将紫电雷网完全撕裂,它嘶吼一声,张牙舞爪地朝雷任腾扑去。
危急时刻,异象陡生,不知何故空中忽地冽风骤起,大雪纷飞,整座凤阳城仿佛是穿越了时光,瞬间便进入了数九寒冬的季节。
狂风卷着大雪,急速汇聚成团,幽光闪烁间,无数的幽蓝色冰晶漂浮在空中,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一片深邃浩瀚的景象,令人恍若置身在北地之海中。
突然,一声低沉的嗥叫声传出,那些幽蓝色冰晶顿时炸裂开来,生成了一片浓厚的寒冰雪雾,冲向那条烈焰飞龙。
空中,那片寒冰雪雾急速变化着形态,只片刻便幻化为一只奇异的大鱼,它长约二十多丈,双鳍一尾,通体闪耀着幽邃的寒光,看得包括血灵彤萱在内的众高手心神不禁为之一颤。
随着这只大鱼的出现,原本气势如虹的火龙,猛然被禁锢在半空中,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萦绕在它周身的烈焰,居然逐渐被冰封冻结住!
“好强啊,这到底是何物……这,这是妖鲲……天啊,难道说这就是北冥寒鲲……”望着那只深蓝色的大鱼,三城高手惊呼连连,眼中流露出惊骇之色。
人群中,水霖雨紧紧地握着水灵盈月的手,激动的道:“师姐,真是太好了,看样子师祖的北冥寒鲲决终于修炼至寒鲲凝天的境界了!”
拍了拍水霖雨的手,水灵盈月望着天空,怒喝道:“师祖,你一定要杀了那赤炎魅姬,为墨璃她们几个报仇雪恨!”
漫天飞雪中,只见幽光一闪,一位身穿月白色长裙的中年美妇出现众人视野里,她看上去风姿绰约,体态轻盈,正是威震凤阳城的第一高手水靖芸。
在天元大陆的九绝中,实力最强的当属四大灵皇兽,它们分别占据着东、南、西、北四处玄灵神异的万年福地,而众人口中的北冥寒鲲,它的血脉和实力虽不及天星玄皇,但也只相差一丝而已,即便龙族遇之也要退避三舍。
想当年,水靖芸为了突破灵尊,她远赴极北苦寒之地寻找机缘,在历经了艰险与苦楚之后,终于在北地之海下的一处秘境中,寻得一具寒鲲的尸骨。
此后,水靖芸便如同着了魔一样,她不眠不休地在秘境中专研着寒鲲尸骨,凭借着不凡的天赋与悟性,硬是领悟出了这套北冥寒鲲决。
落霞湖上空,那北冥寒鲲就宛如一颗巨大的冰冻流星,夹着无以伦比的气势,转眼便将那已被完全冻结住的火龙,撞得冰消瓦解。
数十丈外,血灵彤萱哇的一声,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来,尽管眼中闪着不甘之色,但她还是挥舞着颤抖的双手,在空中划出一些奇异的轨迹。
光华一闪,在血灵彤萱头顶的正上方,有一片黑色的区域凭空出现,顷刻间便膨胀为一片巨大的黑云。
恨恨地瞪了水靖芸一眼,血灵彤萱随即化为一道赤芒,急速射向那片黑云,转眼便消失在耀眼的星光之中。
望着那快速消散的黑云,水靖芸轻叹一声,道:“这样都能让她逃脱了,这魔教的暗黑星云果然十分诡异,看样子我得好好研究一下破解之法。”
环顾了一眼四周,水靖芸见水灵盈月和水霖雨皆安然无恙,她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即朝雷任腾飞去。
水靖芸飞到雷任腾跟前,发现他竟已昏死了过去,再仔细一看,对方全身约有一半的肌肤被烈焰灼毁,伤势显然十分严重。
沉思片刻后,水靖芸双手一张,一股生机勃勃的蓝光瞬间将雷任腾笼罩在内,光华闪烁间,那些溃烂与灼伤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着。
那一幕很是华丽,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层粼粼的光波覆盖在雷任腾身体表面,看得三城高手是目瞪口呆,众人显然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疗伤方式。
过了没多久,雷任腾微微睁开了双眼,虽然他此刻已无性命之忧,但身体却十分虚弱,整个人一时竟无法动弹。
水靖芸收回蓝光,又向雷任腾口中塞了三枚特制的丹药,轻声道:“三护法,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
雷任腾摇了摇头,低声道:“多谢相救,我现在感觉已好了许多。”
水靖芸微微点头,随即站起身来,她又与两位长老客套了几句,便把水灵盈月与水霖雨唤到身边,仔细询问着此前发生着情况。
焦土废墟中,当水靖芸得知水寒汐与南宫天涯去追曹天瑞至今未归后,她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于是闭上双眼,运转法决,试图找到二人。
过了好一会儿,水靖芸猛然睁开了双眼,眉头皱在一起,沉声道:“不好,寒汐目前的情况十分危险,我得立刻赶过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盈月、小雨,凤阳城遭此一劫,死伤者较多,你们二人就留在这里协助三护法他们处理善后。”
水靖芸平复了一下心情,快步走到雷任腾跟前,恭敬的道:“三护法、两位长老,老身还有一些急事要赶去处理,请恕我先行离开,我留下盈月和霖雨二人听三位驱使。等三位伤势痊愈后,还请来水月阁做客,告辞。”
话落,水靖芸向雷任腾及两位长老微微一礼,随后便朝凤阳城北面急速飞去。
望着水靖芸身影消失的方向,钱长老感慨道:“真想不到啊,当年那个天性刁蛮的小女娃,今日修为竟精进到如此地步,打得赤炎魅姬落荒而逃!”
轻轻搀扶起雷任腾,孙长老目光微动,道:“三护法,看样子这个水逸涵似乎对当年的事已释然,这倒令我感到更加愧疚了。”
雷任腾轻叹道:“要说她心中无恨,那是不现实的,毕竟那件事对她的打击太大太深……不过往事如风,没有人会永远活在过去的记忆中,就算是为了水月阁,她也必须勇敢面对一切。这次我们能击杀这么多魔教妖孽,水月阁居功至伟,等回到圣盾宗后,我一定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如实向宗主汇报,并恳求宗主重重赏赐她们。”
二位长老闻言,也微微点头,显然没有任何异议,这次若非水靖芸及时出手,在场之人即便联手都无法挡下那条烈焰火龙,届时连他们在内的三城高手都会被血灵彤萱戮杀殆尽。
不一会儿,包括三城城主在内此的高手都飞了过来,他们将雷任腾和两位长老围在中间,争先恐后地嘘寒问暖着。
看着这些虚情假意的面孔,雷任腾脸上露出厌恶之色,冷声道:“危急时刻,只有水月阁弟子挺身而出,与那些魔教妖孽生死相搏,而你们这些平日里以正道自居的高手却隔岸观火,无动于衷,真是恬不知耻!”
看了戚万勇和陈无炎一眼,丁宪华见二人低着头,于是向前一步,低声道:“三护法,我刚才仔细问过了,是那头火焰魔兽实在太厉害了,我们虎阳城不少高手和弟子都被炸得尸骨无存,大力尊者他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瞪了丁宪华一眼,雷任腾怒斥道:“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看你们一个个只知道千方百计算计对方,心如散沙,这才给那魔兽有可趁之机!我还没问你们三个呢,盈月姑娘她不消一会便消灭了那个魔影,而你们身为三城城主,居然被对方打得毫无招架之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遭到雷任腾的斥问,三城城主心中各有盘算,他们自觉理亏,一时竟无人敢回话,只是低着头。
一旁,孙长老见气氛颇为压抑,道:“你们这些人做的实在太过分了,如此行径无异于见死不救,难怪三护法会大发雷霆!不过三护法啊,眼下还不是训斥他们的时候,今日凤阳城损失不小,事有轻重缓解,依我看还是令他们先去处理善后事宜吧。”
雷任腾一听也觉得有理,他狠狠地瞪了三城城主一眼,怒哼一声,便拂袖而去。
看着面红耳赤的三城高手,钱长老冷声道:“好了,好了,这件事暂且不议,你们分头行事,速去救治和安抚城中百姓,不然这一次孙长老和我也帮不了你们了。”
三城高手听到这话,如遇特赦令,他们连声道谢后便赶忙退了下去,风风火火地去处理相关的善后事宜。
阴风怒吼,黑气森然,就在雷任腾大战血灵彤萱之际,在那片诡异森林的深处,灰影与蚀心的激战仍在继续。
经过一番鏖战之后,灰影猛地化身万千,只见大片灰色的气团幻化成无数凶狞残暴的怪兽,宛如疾风骤雨一般,朝那只暗黑色骷髅撞去。
那暗黑色骷髅利齿一张,喷出一大团黑色的烟雾,暗光流转中,数不清的黑色阴影蜂拥而出,它们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与怒吼声,疯狂地冲向那些灰色的怪兽。
空中,两股凶残的异灵撞在一起,随即便互相吞噬着对方,一时间死气弥漫,怨气狂卷,声声刺耳的惊魂声与厉吼声,充斥在每一个角落里,令人心惊胆寒。
暗光一闪,那骷髅身体微微一震,向后退了两三步,语气沉重的道:“千薨邪怨术!想不到你们还真的出世了!”
灰气瞬间汇聚成形,灰影慢慢走了出来,冷森道:“你不是见面第一眼就看出来了吗,现在又何必大惊小怪呢?”
那骷髅沉声道:“当时我是看出了一些东西,但还不确定就是你们……现在看来是我低估了你们,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们竟又卷土重来!怎么,难道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们就不怕那一族对你们赶尽杀绝了?”
灰影阴森一笑,道:“你少拿那一族来吓唬我,你也知道只要有生灵活着,我们就能永生不灭,何况时逢三万年的惊世剧变,一切都存在着变数,连你们这些老不死的东西,都从死泉尸地里爬了出来,我们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只要把握住时机,必能斗转星移,改变既定的宿命!”
骷髅迟疑了一下,道:“你有你的目标,我有我的使命,咱们之间暂时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可谓井水不犯河水,你又何必妨碍我的行动?”
灰影道:“你要怨血荆棘环,我答应让给你,你要那少年,也尽管带走,但绝对不可以打南宫天涯的主意……”
“放屁!怨血荆棘环被南宫天涯一剑劈碎了,我还怎么拿?那少年至今没有看见人,只怕是被那个血厉吞噬了,我只有拿南宫天涯做补偿,否则老子忙活了这大半天,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骷髅打断了灰影的话,周身的黑气剧烈波动着,显然十分愤怒。
灰影沉声道:“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今天我就收了你这具阴骸,吞噬了你那颗蓝邪魂晶,想必对我也大有裨益!”
鬼哭狼嚎般的异啸声中,灰影身体瞬间拉长,化为一条长约两三丈的灰色巨蟒,通体散发出浓烈的毒怨之气,它吞吐着信子,全速攻向骷髅。
那骷髅厉啸一声,周身暗光暴涨,黑雾弥漫,只片刻他整个身体便被完全笼罩在黑雾中。
只听见一阵咔咔声传出后,一具全身由白骨组成的大蛇出现在空中,它那锋利的獠牙,闪耀着骇人的阴光,胸前骨盆中还嵌着一颗蓝色的光珠,十分邪异。
巨蟒极其凶残,且绞杀力十分强大,而骨蛇非常阴毒,骨头也无比坚硬,两者瞬间缠打在一起,一时间灰雾与黑气激烈相遇,彼此间产生了不可调合的大爆炸。
幽暗的森林里,毁灭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浓,那狂野而暴烈的气流已对水寒汐与南宫天涯造成严重的影响,令他们紧闭呼吸,各自放出护体真气,以免遭到重创。
数十丈外,南宫天涯睁开双眼,望着远处激烈的打斗,脸色显得十分凝重,尽管他一直在竭力地压制着体内的血煞之气,但仍不忘运转风闻天下,因此灰影与蚀心之间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微微沉思了一会儿,南宫天涯轻声道:“老阁主,我看那两个怪物也斗得差不多了,是时候该收拾他们了。”
水寒汐猛地睁开双眼,惊讶道:“什么,你要收拾他们?这、这……即便他们此刻已斗得两败俱伤,但仅凭我们两个,又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何况你体内的血煞之气蹿得厉害,似有反扑的迹象,一旦动手,只怕我们先前的努力会前功尽弃!”
南宫天涯沉声道:“老阁主,无论那两个怪物最终谁获胜了,都不会放过我们的,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倒不如趁机搏一下,或许事情会有转机。”
听到这话,水寒汐沉默了一会儿,道:“你既然有这个把握,那就放心去做吧,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南宫天涯道:“老阁主,那两个怪物眼下虽说斗得两败俱伤,但他们的修为着实厉害,待会儿我要集中精力去对付他们,到时候我便没法再运转玄凇玉心决了,还请你竭力压制住我体内的血煞之气。”
说话间,南宫天涯从怀里掏出那枚闪耀着青光绿芒的种子,他瞅准时机,朝二怪所在的方位抛了过去。
飞行中,那枚种子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一样,青光绿芒变得越来越强盛,宛如黑夜中的一颗流星,发出阵阵希望与生命之光。
咔嚓一声,那枚种子的外壳忽地碎裂,只见一团氤氲的绿色气体瞬间喷涌而出,转眼便将四周的树木及黑黝黝的土地染成了绿色,就连那阴森幽暗的空气,也概莫能外!
望见这一幕,水寒汐顿时睁大了眼睛,她知晓这片密林已被煞气所侵染,眼下又遭怨气与阴气的席卷,已成为三煞绝命之地,而那颗小小的种子居然有这样的力量,能瞬间改变周遭的性质,这如何不令人感到震惊。
氤氲的绿气随风飘荡,非但没有变得稀薄,反而变得越发浓密,不一会儿,便将原本幽暗死寂的空间变成了一片绿油油、充满生机的森林。
察觉到情况不对,激斗中的灰色巨蟒与骨蛇快速分开,它们看着周围的一切,凶狠阴毒的眼中透出一丝茫然。
香肠派对小剧场
这时,巨蟒的尾巴无意中碰到了那些飘过来的绿气,只听它猛地厉嗥一声,弥漫在身外的灰雾剧烈翻滚了起来,随后便从空中迅速掉落下来,瞬间恢复成人形姿态,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
那骨蛇见此,急忙避开了近在咫尺的绿气,暗光闪烁间,它整个身体迅速变小,只片刻便再度变成了蚀心。
看着逐渐飘近的绿气,蚀心脸色阴沉的道:“这些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它们是从哪里飘来的?”
灰影从地上爬起来,恨声道:“可恶啊,这一定是南宫天涯搞的鬼,可恶!可恶!”
蚀心转身看着灰影,怒问道:“难道你早就知道他留有后手了,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灰影周身灰雾翻滚,过了片刻才逐渐平静了下来,只听他沉声道:“我是知道他有这个心思,但有谁能想到他竟有这么厉害的杀手锏?根据我的记忆判断,这些绿色气体当中蕴涵着不下十种物质,其中就有三种能克制你我的力量,看样子我们这次还真是凶多吉少了!”
蚀心闻言,冷酷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担忧,嘴上却道:“这么说,你是打算放弃了?既然这样的话,你干脆就把你剩下的力量转给我吧,我索性拼一下,要是能逃出去,我一定会学着人类那样,给你立个长生牌位供着,你看如何啊?”
灰影瞪了蚀心一眼,道:“你想要我的千薨万怨之力,只怕你那副身骨吃不消!不过你既然不想束手待毙,那我们就来赌一把,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蚀心一听这话,立即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卖关子了,有什么办法赶紧说吧!”
灰影微微点头道:“我刚才窥探了一下,这股绿气是靠南宫天涯的精神力来运转的,眼下那只血厉正在他身体里闹腾,他不可能集中全部精神来对付我们,我想只要我俩合力一搏,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倘若你对此没什么意见,就别再藏着掖着了,事不宜迟,准备全力一击吧!”
话刚说完,灰影多看了蚀心一眼,见他全身气势暴涨,阴光闪耀,整个人瞬间没入浓烈而阴寒黑雾中,一阵咔咔声响随即传了出来。
阴森一笑,灰影双手沿着怪异的曲线急速挥动着,转眼间那些散发出的灰雾汇聚在一起,扭曲变形,彼此交错纵横,最终化为一尊三头巨蝮,三只蛇头分别闪烁着暗黑色、暗红色、暗灰色光华,十分凶戾而残暴。
一旁,一阵悚魂的怪叫声从黑雾中传出,只见幽幽的白光中,一只长约半丈的白纹黑蝶飞了出来,它双翅每扇动一下,都向外喷射出大量阴寒邪异的黑气。
看着那翩翩起舞的白纹黑蝶,三头巨蝮中间一个蛇头吞吐着信子,道:“想不到你的本事倒是不小啊,竟能修炼成下泉伏尸蝶的姿态!上吧,让我见识一下死泉九蝶中排第七的伏尸蝶的厉害!”
三头巨蝮大嘴一张,三个蛇头朝空中喷出暗黑色、暗红色、暗灰色怪光,瞬间生成了一个巨大的三色漩涡,疯狂吞噬着四周的绿气。
与此同时,那下泉伏尸蝶双翅急速挥展,两道气势惊天的黑白风暴狂卷而出,夹着阴寒森冷的气息,将大片绿气一扫而空。
看到这里,水寒汐脸色严肃,她刚想开口询问南宫天涯,却见那快速变得稀薄的绿气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突然,一道璀璨的绿光从绿气中射出,以迅雷之势,夹着雷霆万钧之力,直接击穿了下泉伏尸蝶的身体。
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中,那下泉伏尸蝶的身体,从被击穿处开始,快速崩裂成飞灰,不消一会儿,只剩下那颗蓝邪魂晶漂浮在空中,一闪一闪的,似乎在述说着什么。
那三头巨蝮怪叫一声,巨大的身体急速游动,这才险险地避开了那道绿光,只见它中间那个蛇头巨嘴一张,便将蓝邪魂晶吞了下去。
四周,阴邪之气迅速蔓延,一层、两层、三层,灰雾夹着黑气彼此融合在一起,最终汇聚在三头巨蝮身上。
恐怖的诡叫声中,那三头巨蝮从黑灰色的浓雾中蹿出,不过同先前相比,它的体形变得更大,乌黑的鳞片宛如黑曜石一样,透着邪异的光亮,三张血口中长满了白森森的利齿,六只眼睛泛着阴森的蓝光,看上起十分邪恶。
重重地落在地面上,三头巨蝮六只眼睛盯着空中那最后一团绿气,过了好一会儿,目光才移向远方,低吼道:“南宫天涯,你倒是挺有本事的,身上居然藏了个这么厉害的杀手锏,不过你不要以为这样便能逢凶化吉了,那道湮灭之光虽说厉害,但眼下我已吞了那老鬼的邪魂晶,功力大增,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乖乖束手就擒吧。”
“想要让我臣服于你,那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不过动手之前,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要求证一下,希望你如实回答我,这样大家都不会留有遗憾了……”远方传来南宫天涯的声音,语气颇为平淡,显得丝毫不惊。
三头巨蝮吞吐了信子,冷森道:“你们这些人类倒是挺能装模作样的,大难临头了,居然还摆出一副行若无事的样子。既然你心中还有疑惑,那就问吧,只要是我知道且能告诉你的,自然知无不言。”
“第一,你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说只要有生灵活着,你们就能永生不灭;第二,你口中所谓的三万年惊世巨变,到底是指什么;第三,先有幽冥魔教、五云桃花涧的毒煞潜入凤阳城,后又有七绝厉煞林的厉煞潜伏在凤阳城,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南宫天涯心中似乎有太多的疑问,声音也略显急促。
三头巨蝮眼中阴光闪烁,道:“你问的这些问题都和你关联不大,看样子你是认为你一会有把握能击败我,真是痴人说梦!不过你既已开口,我若是不说点什么,只怕你死不瞑目啊。这第一个问题,我没法告诉你;至于这第二个问题,关联着第三个问题,即便告诉你,也只是徒增你的烦恼而已;而第三个问题的答案,我此前已点过你了,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天地间几处比较神秘的树林吗?他们之所以来凤阳城,就是为了寻找那个涅槃梧桐林!好了,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开始了。”
“既然你这么着急上路,那我就送你一程吧!”沉默了一会儿,南宫天涯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这一次却显得极其阴森,与先前简直判若两人。
在三头巨蝮疑惑的目光中,一道伟岸身影从稀薄的绿气里缓缓走出,他双眼闪烁着鲜红的血光,一头冲天的红发颇为醒目,周身弥漫着浓烈的血煞之气。
看着那道身影,三头巨蝮低吼一声,怒笑道:“好啊,好啊……真想不到你居然在保留着意识的同时,获得了那只厉煞的力量,真是好手段,好厉害啊!只不过你这么做,就真的是在与虎谋皮了,用不了多久,不,我想那些血煞怨灵已经从那股力量中脱离出来,并开始侵蚀你的意识了,你最终只会沦为七绝厉煞林的傀儡!”
南宫天涯阴冷道:“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在此之前,我会先结果了你!倘若事态真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会在我意识完全丧失之前,进行自爆!动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以你的力量,一开始便能轻易杀死我,却为何要这么大费周章?”
三头巨蝮吞吐了下信子,阴森道:“你们人类有两个成语,一个叫欲速则不达,还有一个叫水到渠成,不同的时间点去做相同的事,得到的结果也会不同。要杀你的确很容易,但那并非我要的结果,那只是一个过程,哈哈哈……”
看着三头巨蝮得意的模样,南宫天涯冷冷的道:“看样子,你真的很懂人情世故,不过人类智慧的精髓,也绝非似你等这种丑恶生灵所能学会的!你既然自信满满的以为已掌控了一切,我就让你在哪里狂妄,就在哪里跌得粉身碎骨!”
暴吼一声,南宫天涯双手高举气势外放,一股滔天煞气猛然从他身上爆发,在刹那间就攀升到了极限,分化为一头血焰剑齿虎和一只青翼裂风鹰,两者夹着炽热与狂猛的气息,狠狠的撞向三头巨蝮的左右两个头。
与此同时,一道璀璨的双色光剑闪现在南宫天涯头顶之上,卷着迅猛的疾风之力和暴烈的火焰之华,对准三头巨蝮中间那个头刺去。
三头巨蝮吼声震天,周身黑气灰雾狂涌而出,浑身黑亮的鳞片猛然竖立起来,只见淡淡的蓝色幽光,宛如粼粼的水纹,汇聚在它那三个蛇头上,对准双色光剑、血焰剑齿虎、青翼裂风鹰喷出暗黑、暗红、暗灰三色光柱。
那一刻,整个天地仿佛都震动着,五彩光焰瞬间淹没了一切,无数的树木在毁灭性的冲击波中扭曲、破碎、消散……
数百丈外,水寒汐置身在寒冰光罩中,她望着远处激烈的对决,苍白的脸上露出深深的震撼之色,谁曾想南宫天涯竟修炼成了两个地灵脉魂,还借助血煞之气与那只三头巨蝮战至如此地步!
“那是、那是什么?”突然,一丝异象顿时引起了水寒汐的注意,只见飘散在空气中的那些绿色气体迅速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直径超过十丈的气团。
光华闪烁间,那个气团不断地缩小着,直至最后竟变成了一个直径仅约一尺的光球,朝三头巨蝮庞大的身躯急速射去。
这边,三头巨蝮也发现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异象,但六只巨眼中明显流露出冷嘲的神色,它显然对那个飞来的绿色光球不屑一顾。
轰得一声,那个绿色光球在飞抵三头巨蝮头顶上方时,猛然爆炸,化为无数亮晶晶的绿色光粒,吸附在它的鳞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