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神詭世界,一刀劈開生死路 四月與風-第六十章商議熱推

神詭世界,一刀劈開生死路
小說推薦神詭世界,一刀劈開生死路神诡世界,一刀劈开生死路
齐伯阳也是在这六扇门待了不短的时间了,各种案子也是见识过不少。
当然,官场之中的事情,也没少见。
万峰的意思,他一下子便听懂了。
“你和范捕头是想要绕过郡府,由我们六扇门来处理这件事情?”
“正是,六扇门本来就有监察之责,负责这件事情,没有人能够说什么,这样一来,就隔绝了石振南的影响。”
万峰端起茶杯,轻呷一口。
而齐伯阳则是陷入了沉思。
万峰说的这个办法,固然是可行的。
只是这样一来,就有可能会得罪郡守。
毕竟薛礼是他下辖的人,如今郡守没有发现薛礼的贪污腐败,反倒是六扇门的人发现了,并且还将其给直接办了。
这不就是打他的脸吗?
而且,还有一个郡丞石振南在一旁吹耳旁风,这样的情况下,到时候郡守肯定会针对六扇门。
“此事还需要总捕头同意才行。”
齐伯阳虽然对自己有信心,但是他很清楚,相比于郡守这一级别的封疆大吏,他一个捕头还不够看。
六扇门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部门,自然有着自己的一套体系。
从普通捕快开始,到上面的铜章捕头,再到银章的总捕头,每一个级别的地位都天差地别。
墨风郡六扇门一共由一位总捕头,十二位捕头组成,麾下普通捕快三百位。
加在一起,在整个墨风郡,都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六扇门的总捕头,论地位也就比郡守低半级而已。
如果总捕头能够同意这件事情的话,那这件事情才算是有了保障。
“这是应该的。”
万峰觉得这总捕头应该不会拒绝。
毕竟将一位县令给逮捕,并且定罪,怎么也算是一件大功,对于这总捕头以后的仕途,也是一件好事。
“你现在将华阳县的情况都告诉我,最重要的是薛礼和三河帮的情况,等会儿我好和总捕头说这件事情。”
“好,这段时间……”
万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知了齐伯阳。
等到万峰讲完,时间已经悄然来到了傍晚。
“你现在住在哪里?”
万峰指了指客栈所在的方向:“我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云来客栈,明天我再来找您?”
齐伯阳站起身来,点点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件事情应该可以成,但要是出现什么意外的话……”
我有無數物品欄 小說
“那就当我运气不好。”
万峰也跟着站了起来,“如果这个办法行不通的话,那就只有试试别的方法了。”
现在他们已经算是打草惊蛇了,若是不能将蛇杀了,那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真的走到那一步,那万峰也懒得管什么功劳不功劳的,先将这两个大威胁除掉再说。
到时候肯定要用一点非常规的手段。
“先不要冲动,等我的结果。”
齐伯阳先安抚住万峰。
他当初离开的时候,就提醒万峰下手的时候要果断一些。
穿越之農家好婦 小說
但是那是在没有证据,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
而现在明显和那时候不一样。
“好,那我先回去了。”
万峰朝门外走去。
齐伯阳跟在万峰后面:“我送送你。”
“不用了,您回去吧。”
……
回到云来客栈。
万峰先是吃了一顿饭,然后便是回到了房间内。
“不知道齐伯阳与那位总捕头谈得怎么样了?”
虽然他有信心那位总捕头应该会答应,但在最终的结果还没有出来的时候,他的心中还是不禁有些忐忑。
“唉,还是先修行吧。”
医妃冲天:无良医女戏亲王 不白
万峰坐在床上,摆出五心向天的姿势,然后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子。
北方列车X47
从小瓶子内倒出一粒丹药,万峰将其直接吞服了下去。
然后他立刻开始运转内功,炼化丹药的药力。
万峰吃的丹药,是养气丹,有助于万峰积蓄真气。
这段时间,范阳给他的十颗养气丹,他已经用了大半。
好在,这次来郡城,可以买一些。
而就在万峰开始修行内功的时候,齐伯阳也找到了墨风郡六扇门的总捕头聂正明。
聂正明今年已经四十有五,在总捕头这个位置上也已经坐了五年的时间。
若是想要往上爬的话,那就需要往州治发展。
只是这并不容易。
阳州六扇门,也只有总捕头和两个副总捕头的位置,比他现在高上一级,乃是金章捕头。
古董商的尋寶之旅 血蝠
但是这需要的功劳可是不少。
即便聂正明在墨风郡六扇门总捕头这个位置上坐了五年,也同样还差不少功劳。
就在这个时候,齐伯阳带着几封书信,找到了聂正明。
“头,就是这样,您觉得如何?”
齐伯阳身体坐得笔直,双手放在大腿上,看起来极为的规矩。
聂正明即使已经四十五岁了,但是光看外表还是三十多的样子。
这便是武功的驻颜效果。
聂正明光看外表的话,让人第一眼看到便觉得这是一个严肃,值得信赖的人。
“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做,要做得干净利落一些。”
聂正明没怎么犹豫,便做出了决断。
不仅是这件事情可以帮他积累功绩,同时他也是借此表明自己的立场。
要知道六扇门本来就是一个独立的部门,但是墨风郡的六扇门因为前任六扇门总捕头的关系,比郡守府要低一个头。
这是聂正明一直以来想要改善的。
但,六扇门内的人都已经习惯了现在的样子,甚至里面还安插了不少郡守府的人。
因此,就算是聂正明想要改革也不容易。
而这次,就是一个好机会。
【我不仅要借助这次机会,重新确立六扇门的独立机会,同时也要表面我们所负职责,反过来拿捏郡守府。】
聂正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如果发展的好的话,那六扇门身负的监察之责,就是悬在郡守府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这也是六扇门成立的初衷之一。
只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很多地方的六扇门不得不屈从于现实,成为了郡守府支配的力量。
“是,头你放心,我保证会完成好这件事情。”
齐伯阳眼中满是兴奋,“头,我一个人不好办这件事情,你将铁锡隆调到我手下来吧?”